【北京主站】
登录  |   注册  |   常见问题  |   联系我们  |   收藏本站 

一个超级用户的自白 9

来源:外卖通  发布日期:2012-01-18

Kik为何在中国没有成为杀手应用

文/张路(面孔联合创始人)

Kik/Whatsapp类移动应用,曾是移动互联网浪潮中的一个核心代表,最有望成为一个Killer App。我的多个朋友,包括我自己都曾经试图杀入,但这一大战役却迅速变成了局部战场。

国内最早一个涉足的是和信,当时Kik尚未流行,和信试图以IP短信来干掉短信,但独木难支,最终被联发科收并。Kik流行前后一段时间,国内继续有团队涉足,基本与国际思维同步。国外Kik爆发流行之后,国内Copycat忽地增多。至今曾绵延不绝,大家伙们一个个挤进来。但以私下的眼光看,第一阶段的较量已经戛然而止。

作为替代短信的第一回合,国内众多的Kik产品完败,而且短时间看不到可解决的希望。这给了创业者第一个教训,企图以智能手机的某个应用,去取代功能手机的某个应用,会受制于“木桶原理”,因为手机最重要的功能仍然是通信,一环不通,整盘皆输。

于是只能开辟第二战场。各家以不同的功能来取胜,比如Talkbox以语音,米聊更是推出了发送手写和涂鸦体。但即使你把通讯录都导入了进来,大部分也只是说了上句没了下句,真正的用户活跃度得先线下打好招呼:“哥们,咱先商量好,以后咱们联系就用XX了。”基于熟人之间的个性化通讯工具,又败在人性的基本层面:懒。

最后只剩下一个战场了:陌生人交友的娱乐战场。进入这个战场就没有悬念了,谁的用户陌生人多,谁就能够获胜。这就是目前的市场状况:腾讯的微信依靠“查看附近的人”成为约会或约炮利器一骑绝尘(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此需求暂且不论),至于其他各家,当用户新鲜感一过,发现无法忍受后台驻留那么多IP短信而且费电之后,逐一删除之,只留下沙滩上注册用户的僵尸。

那么众多创业者或者大公司投身于此,是不是变得毫无意义或者成为烈士?对于创业者而言,直接想依靠单一的Kik成为下一个XX自然不可行,Killer App倒是做成了Killer AD。Kik因为横跨智能手机的开放性,取得了局部胜利;在国内却因为产品、用户的分裂,给我们展示了一个不完整的移动互联网图景。

这又留下了几分悬念:移动互联网上到底有没有KillerApp?或者靠一个应用能否包打天下?你如何以一个应用的躯壳,满足所有人的社交需求?拿如日中天的微信来说,为了不停满足人的好奇心和欲望,就得加上各种陌生人的好友功能;而为了提高黏性和价值,就得强化熟人之间的通讯功能。这两个方向的诉求毫无疑问是矛盾的。

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你很难从一个App往另外一个App里导流量,一切又得从零开始。而用户的好奇心的长短,也就成了应用从手机桌面上被删去的生命周期,你得不停地去满足用户的好奇心,而使得一个App越来越臃肿。

国内这些移动社交能否从单一APP成为一个平台?微信的社交逻辑仍然不清晰,也不够开放,还看不出成为平台的潜力。这场战局也许难以说成败,因为战场都在快速变化。

一个超级用户的自白

XXX,男,80后,收入中等,经常出差,艳遇不凡。他在手机上加了1500位女性好友,日常联系逾300人,发生一夜情几十次。十年间,中国人的性生活发生过两次变革,一次是QQ,一次是微信,他都是亲历者。他不是一个极端,而是一个范本。

我是个互联网创业者,真的是在体验产品,至于跟那些彼此感觉都很好的姑娘在一起切磋,都是完整故事的组成部分。都是成年人,你情我愿,没什么不妥吧?

从2011年4月份,我开始使用微信等手机社交应用,算是比较早的用户。但我用得其实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频繁,因为工作原因,我经常出差,利用在机场、酒店或者谈事的间隙等碎片时间,打开应用,搜索一下附近有没有好姑娘可以加。

所以,我遇到最多的还是空姐、飞机场的地勤甚至是安检工作人员,还遇到过大家出差轨迹差不多的姑娘,有缘就会见面。

我看姑娘很简单,基本资料齐全,头像看着还行,签名档有趣或者比较直接的话,会加分。我从来不会第一次聊天就约见面的,太直接了被拒绝的概率会很高。一般都是我先加了她们,然后就不管了。有些姑娘看到我,感兴趣的就会主动跟我说话,然后我们就聊,这种多半有戏。大家聊上两三回,尤其是在不同的城市里又遇到,线下见面的转化率是最高的,而且见了以后感觉也通常不错。

为什么会加1500个这么多?完全是因为我的个人观念,就是一定要广撒网,一下子加很多人,其中有一部分会通过验证,这里边又只有一部分人会理睬你,而在会理睬你的人里又只有小部分能真的见面。所以,在一两棵树上吊着,绝对是个死,泡妞,得有量。

为了提高搭讪成功的概率,你可以做一些事情。比如说,你的微信、陌陌签名能不能很好地反映你是个什么样的人,尤其是突出那些让姑娘觉得无害的方面?昵称、签名档和头像的管理很重要。我给自己起名叫“在云端”,签名档是“游走于7个城市之间”,之前头像是一台改装过的卡宴,现在稍微低调点,是一台A380。

相信我,女孩都是很现实的,我这么做能让她们感觉到我是一个很繁忙的商务人士,不容易给她们造成负担,而且貌似还挺有经济实力。有些男用户对外貌比较自信,就喜欢用自己的照片做头像,结果发现对自己感兴趣的都是男人,这一点直男们还是要注意。

我也遇到过小姐、妈咪。一个妈咪说,微信、陌陌是她的福音,她不再需要那么频繁地领着小姐一个个见客人了,客人用手机一看,相中了哪个就直接带过去,非常高效,否则按她以前那样,一天下来累计能走到5公里的路程。

现在的姑娘,性观念其实已经很成熟了,用这些移动社交也知道这些工具是怎么一回事。有一回,我和一个姑娘在酒店里,刚办完事,我好奇女用户是个什么样的使用情况,拿过她的手机一看,惊呆了,她的好友名单比我的还要长许多,真是遇上对手了。

在我的好友名单里,有不少这样的豪迈女子,有个姑娘的签名档特别猛——“上床这么纯洁的事情,怎么能让爱情给玷污了呢?”

我有两部手机,一部iPhone,一部Android,都在体验,但前者用得比后者多。一方面是这些手机社交首发一般都是在iPhone上面,在这里遇上的女用户质量也都比较高,白领很多,Android上也有那么几十个好友,但是到目前线下见面的一个也没有。

这么多手机社交,功能其实都差不多,腾讯的优势还是用户基数大,另外一个就是稳定。我唯一一次碰到微信发生“漂移”,是在深圳搜索到附近有一大群齐齐哈尔的美女,我大喜过望,结果一问,人家真是在齐齐哈尔。

如果你想加很多人并不难,关键是你要去对地方。在北京,最热的泡妞地点我觉得是三里屯和星光天地;广州呢,就是珠江新城;杭州、上海,挑酒吧、娱乐场所集中的地方或者CBD吧;深圳到处都能搜索到很多人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座城市比较融合,姑娘的质量都特别的高。

我觉得人都是寂寞的,社交产品就应该满足用户需求。我非常欣赏一家叫Badoo.com的网站,英国人做的,它就直接把“调情”写在介绍里,不需要包裹在所谓婚恋或者严肃交友的皮囊里。在这里,你愿意出更多的钱,就可以在同城页面获得更靠前的排名,就有更多的机会被异性看到,而且男女一视同仁,这实际上是重构了人的社交优势。它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三大社交网络了。在国内社交产品不能做得这么直接,但都是殊途同归。你懂的。

(本文来源:创业家 )